首页  »  综合小说  »  【妖女榨汁】(榨精文)(48下)作者:XHSQDTN加载中加载中
【妖女榨汁】(榨精文)(48下)作者:XHSQDT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第四十八章 下

  「啊……没礼貌的小勇者要好好教导呢~ 」她舔着双唇,双腿松开。刚回复
一些力气的少年赶紧拔出自己的肉棒,眼前的场景却让他一愣。

  原本肉棒的下面又多出了一根一模一样的,龟头的前端正被一跟黑色的尻尾
包裹,吮吸的快乐还在不断传来。

  少年一边朝后退去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里是一个十分狭小的空间,只
有约莫两立方米的空间,还全部被粉色的丝袜所围住。连所谓的出口都没有。

  「嗯~ 哼哼哼……你想跑哪儿去呀~ 小勇者殿下~ 」肉棒上传来了吸力。火
热从体内燃起,快乐麻痹了四肢抽走了力量。他倒在了柔软的丝袜中,不断伸出
手去想要拨开凌乱紧绷的袜子,从这片粉色的空间中逃出去。

  身后的女性立了起来,媚笑着朝前一扑,将少年压在身下。他伸出手挥打着
女性的身体,她却丝毫不受影响的坐在少年的身上,调整起身位来。

  她骑在了少年的身上。伸手一挥,尻尾张了开来,有什么东西从马眼中抽了
出去。少年瞥见了一根柔软的肉管缩回了粉色的嫩肉巢穴中。

  「啊啦……瞎看什么呢~ 那个可是魅魔们的秘密哦……」女性摆弄着少年胯
下的两根肉棒,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嗯哼哼哼……我可是说过的~ 调皮的孩子需要教训……」她将肉棒对准自
己的蜜穴摇动着,看着露出憎恶神色的少年,愉悦的笑了起来。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呢……小勇者~ 那就让你尝试一下吧……」

  红舌舔过粉唇。

  「魅魔的双性器……」她慢慢的坐了下去,后面的肉棒同样顶开了另一个穴
口,插入了紧密无比的另一个蜜壶中。

  「啊!……唔……」少年睁大了眼睛,他颤抖着扭动身体。两个淫柔温软的
蜜穴夹着两根肉棒,快乐却达到了另一种高度。

  「啊啦~ 啊啦……啊啦……」女性毫不犹豫的按着他的胸膛,丰臀连续起伏
了三下。快感突破了少年的忍耐,精液喷了出来,从两个穴口被吸入子宫中。

  「现在如何呢?~ 小~ 勇~ 者……」女性调笑着继续挺动,一点喘息的机会
都不留给他。开始大幅度的榨取少年的体液。她双手抓住少年的手,不顾他的反
抗与他十指相扣。紫色的魔力亮起,被压制在体内的力量开始被吸走。

  她媚笑着往后一挺,丰臀狠狠拍在少年的身上,缓缓的左右扭起腰来。膣肉
不断的压缩,子宫口贴着龟头朝下移动,一点点将它吞入其中。

  少年有种不祥的感觉,但他却无法反抗,力量被吸在了两只手上,正一点点
的流入玉手之中。

  火热的东西顶到了两个龟头上,柔软的它们轻松破开了马眼,朝里面钻去。
吸力作用在肉棒之中,精液直接被肉管吸出体外。剧烈的快乐随之而来,女性加
快了扭腰的速度。纤细的蛇腰有力的扭动着,把销魂的快乐传递给身下的人。

  「嗯哼哼~ 啊哈哈……好久没有这么尽情的痛饮了……呐……你也很舒服吧
~ 小勇者……哼哼哼……」

  吸精持续了许久,她不断的换着姿势蹂躏着少年。直到他被抽走最后一滴精
液,女性才舒畅的长舒一口气,放开了握着他脚腕的双手。肉穴松开了两根肉棒,
少年悬在半空的下半身坠在丝袜上。被吸成人干的他奄奄一息,而在他一旁不紧
不慢梳理发丝的女性,却宛如绽放的玫瑰般娇艳欲滴,鲜红的双唇仿佛能滴出血
液一样,妖异的粉瞳闪着贪婪的光芒。

  她念动着咒语,用魔力凝聚成一张粉色的契约。

  「呐……勇者殿下~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你签下这份契约~ 我就给你一个
重新来过的机会……」嘴角绽出一抹笑容,她笑着念出契约上的文字。这个契约
很简单也很残酷。

  契约将抽取他一年的寿命,换取他巅峰时期的力量与身体。

  残留一丝意识的少年毫不犹豫的便签了下去。粉色的契约化为魔力流进了少
年的体内,而女性则笑着凑了上去吻着他的嘴唇。他的身体迅速的恢复着,意识
却一阵模糊。一股蓝色的东西被女性从口中吸出。在他面前满足的吞下。

  「契约完成……」魅魔甜甜的笑着,眼前的少年睁开眼睛,凌厉的气息扑面
而来。他伸手就朝魅魔抓去,但刚朝前一些便倒在地上睡了过去。

  「嗯哼哼……啊~ 天真的勇者大人……」她娇笑着拉过少年的身体,抱在怀
里,揉搓着他有恢复精神的肉棒。在她的揉动下肉棒一分为二。

  「你……」强忍困意的少年怒视着她。

  「啊~ 啊……契约上可没说不准对你动手脚哦……」她骑回了少年的身上,
再次将两根肉棒纳入体内,媚笑着撩动自己的发丝,看向了熟睡的少年:「嗯哼
哼~ 你还有不少剩余的价值……就让我一滴不剩的全部榨出来吧~ 」

  红唇轻翘,又一次的榨取开始了……

  ……

  「嗯嗯……我确实不会用任何手段干扰你的状态~ 但是你似乎已经打不过我
了呢……」

  魅魔看着身下被自己的魔力死死按住的少年,双手合掌轻笑的念道:「那么
~ 我开动了……」

  ……

  「很可惜……你只差了一点点哦~ 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打败我了……」她伤痕
累累的媚笑着,将少年放到,爬上他的身体。

  ……

  「你的力量似乎也没我的大了呢……」

  ……

  「嗯哼哼~ 速度也比不上了吗?……」

  ……

  「还是不行哟……下次吧~ 」

  。

  「你再说什么呀……勇者大人~ 契约?……帮你恢复力量?~ 嗯哼哼~ 难不
成你已经上瘾了?……嗯哼哼~ 上瘾了吧……我能感受到你有几次故意放水了~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妖艳的女性看着自己胯下已经干涸的少年。他的体内没
有一丝可以吸收的东西。

  「我的力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呢……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 勇者大人~ 」
恐怖的力量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她嗤笑的看着身下徒劳挣扎的少年,讽刺的笑
着。

  「嘛……这几个月多亏了你的帮助~ 作为谢礼……」魅魔拔出少年插在她体
内的肉棒。悬在了他的脑袋上空。柔蜜的粉色蜜穴绽放出一股无比甜蜜的芳香,
膣肉搅动着对准少年的嘴巴滴出一滴蜜露。

  「我会让你成为我体内的一部分……嗯哼哼~ 魅魔子宫深处的秘密……你也
很想去看看吧~ 小勇者……」女性双手抱起少年,黑色的尻尾从背后伸出,一点
点变大,一下吞下了他的脑袋,然后一点点的将他吞下。在吞咽的过程中少年缓
慢的缩小。最后进入了女性的小腹中。

  她摸着隆起的小腹,小腹上的魔纹跳动起来。

  「这下……你的全部就都归我了……嗯哼~ 」

  ……

  2。

  看着充满了慈爱与温柔的薇薇,少年却犹豫了一下。

  这样的自己没有资格配上她呢。

  一丝冷意划过心中,他慢慢平静了下来。

  「怎么了?……四七快来吧~ 让姐姐爱你……」她拉过少年的身体,抱着亲
吻起来,双腿揽住他的腰肢轻柔的夹着,蜜贝贴着肉棒前后的蠕动摩擦,等待着
少年的主动插入。

  少年却沉默起来,她眼中的粉色也渐渐隐去。

  「对不起,我配不上你呢。我只是个改造人,甚至连人类都算不上。这样的
我无法带给你幸福,请姐姐就此作罢。」记忆从脑中出现,思想覆盖了刚刚淫靡
的欲望。

  「而且……」少年抬起头来,目光渐冷,他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也不是她……」

  「四七……为什么……明明我那么爱你~ 」女性哭泣着,她双腿猛的夹住他
的腰,壶口朝他的肉棒坐去。

  「姿态真是恶心呢,这样的你根本不是她!」少年更加的用力,她翻起白眼,
扭动的腰肢也渐渐停了下来。

  周围的场景开始混乱,而少年眼神却凌厉起来,任由下一次的梦境来临。

  ……

  倒在楼梯上的少年率先睁开了眼睛,绿色的魔力将他周围最后一丝粉色碾碎,
他朝下走去。

  「很可惜……看来交易没有成功~ 真是个无情的男人呢……明明有佳人相邀
却残忍拒绝……」她的声音从楼梯下传来,少年按着她的血迹朝下走去。

  「不过我在你记忆里翻到不少好玩的东西哦……最好玩的莫过于她了~ 」那
个声音笑了起来。

  「有人一直在找着要杀死的人居然就在你的身旁……而且她还和你成为了一
对~ 我翻过她的记忆……她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是那个东西呢……」

  四十七走下最后一阶楼梯,这里的空间布满了粉色的丝网,而在丝网的深处
有一名少女正安睡在网中,那名魅魔拔下了胸口的匕首砥柱了她的喉咙。

  「啊……欢迎~ 迷惘的小勇者~ 你还要这样和她在一起吗?……」魅魔伸手
抚摸着少女的小脸。

  「不管不问这个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的事?……你知道每天又有多少人会因为
病毒死去吗?~ 」她媚笑道,不顾还在流血的胸口继续对着四十七说道:「又有
多少人像是待宰羔羊一样等着被榨干体内最后一丝营养……然后被抛弃~ 」

  少年沉默了下来。

  「这就是你身为军人的责任感?~ 啧……只为了一己私欲而让那么多人牺牲
~ 」魅魔咂舌着笑道。

  「你想说明什么?」

  「没什么……」女性耸了耸肩,她看着心神不宁的少年,目的已经达成。

  「放我离开~ 不然我就杀了她……」

  「好,你别动她,我可以放你离开。」少年举起双手把,另一把匕首丢给了
她,站到了一边。他随便的说着,眼神却始终在看向其他地方,似乎在思索犹豫
着。

  女性笑了起来。只要扰乱他的心神,然后趁乱溜出去就行。

  她走到四十七身边说道:「哦对了!~ 我在庄园里的使魔刚刚告诉我~ 那个
魔法师的生命正在变得虚弱哦……嗯哼哼~ 她终于忍不住吃了吗?……」

  她笑着走过少年的身边,朝楼梯上走去。

  四十七的眼神从迷茫瞬间变回了冷漠,他走到楼梯口,看着手持双匕正悠哉
着朝上走的魅魔,拔下了腿上装的银色匕首。风的魔力在匕首附近聚集,将匕首
的外表套上了一层虚无的长剑,朝她掷去。

  「喂!」他大声的朝女性叫了一声。她刚回头时风刃便从另一个角度插入了
她的心房中。

  「呃……」女性呜咽着跪倒在楼梯上,一路滚到了少年的身边。

  「抱歉,我并不是被规矩钉死的人。而且,这应该是拆除魔法最方便的方式。」
他一边淡淡的说道,一边拔出匕首插入鞋旁,从她的身上取走了双匕。

  回头看去,屋中被吊着的少女已经落在了地上。

  少年走到她的身边,却又停下了脚步。他看着在地上熟睡的少女愣住了。

  自己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在有了那种猜想后自己却是不停的逃避,甚至一
度想要忘记了那件事。

  坐在地上的少年思索了很久,直到少女醒来他才露出淡淡的笑容。

  「唔~ 四七……怎么了?~ 」

  「没什么……你只是被一个家伙抓住~ 正要拿去烤呢~ 」

  「唉!……怎么还会有这么丧病的人……」少女立马跳到了少年身后瑟瑟发
抖,一副害怕的样子。

  「骗你的,我开个玩笑而已。」少年笑了笑,看着少女气愤的可爱模样不禁
愣神。

  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又是装的吗?

  两人走出了地下室,刚到教堂门口时,不远处一阵冲天的魔力爆发出来,在
半空中无声的炸开。

  「现在我们去哪儿?……」柳樱拉着看向远处的少年,看着他渐渐果决的眼
神。

  「蔷薇庄园。」

  ……

  「嗯哼哼~ 不要跑!~ 不要跑!……」

  「mdzz,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穿着诡异的女性正追着少年,而少年绕着几颗树在狂跑不止。

  「哎嘿嘿……今天是最后一次啦~ 」

  「谁信谁蠢蛋!」

  「md~ 别逼我放法术……这法术要是一放可不是一天能解决的事情……」
女性无耻的边擦口水边笑道。突然间她停下了脚步,看向东方。神色严峻了起来。

  「今天你可以走了……顺便去告诉边界的人加强防守~ 」阿露嘉叹了口气,
朝房间中走去,留下一脸懵逼的少年。他整理了一下被拔掉一半的衣服,跟在女
性的身后,好奇的看着眼前翻脸胜过翻书的魔女。

  「什么意思?你这么说让我怎么交代?」

  「这还不简单……随便找个理由~ 就说这里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不过~ 魔
城的魅魔们很可能暴动起来……让边界加强防备……」魔女玉手一抚,紫色的魔
力托着书本一页页的翻开,她在上面找着什么东西。

  「你去城镇西边找大魔婆~ 她那里有传送法阵……让她送你出去~ 我现在有
事要忙……谢莉~ 送客……」阿露嘉一边拿起书本材料,一边淡淡的说着。

  「啊~ 对了~ 这里有三瓶快速愈合伤口的药剂~ 就送给你当做离别礼物吧…
…卖不出去快过期了……」她似乎是想起什么,从橱柜里取出了三瓶装着黑色诡
异液体的小玻璃瓶。

  饶是喝了几天这样的药水的少年,也不由嘴角抽抽:「所以说下次能把药水
的颜色做的好看点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毒药……」

  「怎么?……还不要么~ 」阿露嘉挑挑眉头就要收回去,少年赶紧上去拿下。

  「要要要!我要!」经过几天的实验,他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位魔女所制的药
水有多厉害。不过对于她突然这么大方,他还是有些心存疑虑。

  得到的答案却是阿露嘉满不在乎的一句话。

  「反正也快过期了……做个顺水人情好了~ 」

  「你还要呆多久?……工作时间我可不会为你准备晚饭哦……」她背对着少
年烦躁的挥了挥手。站在一旁的黑猫走了过来,伸出爪子搭在了他的腿上,还没
等他抗议,他整个人便从窗户飞了出去,摔在了树丛外的草坪里。

  少年站起身来,一边拍着衣服一边苦笑道:「唔……这个送客的方式还真是
新鲜。」

  破空之声传来,正在扭脖子的少年朝后一退,伸手依次抓住三把飞来的长刀,
别在身上,看了眼周围的环境朝着城镇的西边出发。

  没过多久,一名少女骑着扫把从天上飞了下来,拦住了他的去路。她似乎很
忐忑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儿才顿顿的开口道:「那个……请问~ 你能做我的~ r
bq吗?……」

  「……」无语的少年看着比自己还要矮一点的少女。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从
她身边走过。

  又过了一会儿,一名看上去成熟丰满的御姐飞了下来,勾着他的下巴同样的
问道。依旧被他拒绝了,御姐看了眼他身后的三把刀,最后还是放下了手中的药
瓶。

  一路上他不停的被问话,几乎都是同一句。

  「你愿意做我的rbq吗?……」

  「都说了不愿意了,我现在还没这样的想法,能请你们不要来烦我好吗!」
少年轻轻的笑着。他把背后的两把长刀别在腰间,一把较长的立在背后,尽量让
自己看起来凶悍一些。

  但没走多久天上又有一名女性看上去要飞下来的样子。

  就在此时,他的手被抱住了。他回头时只看见一个拉下的兜帽。

  「你看上去很烦恼的样子~ 我带你出去……」清冷的少女声音从帽中传出,
而在少年上方的女性也停了下来,露出了一个歉意的表情就飞走了

  唐刀耸耸肩。这样也还好,至少不会再被烦。

  两人默默的朝前走,少女搂得很紧,让唐刀有些不适。

  「我说你胸还真是平。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顶的疼。」

  少女没有说话。而少年却突然感到一丝凉意插进了衣服里,在背心处顶着他
的皮肤。

  「现在呢?~ 是不是好多了?……」少女冷笑一声。

  「好多了,这样舒服多了。」唐刀有些像打自己一个耳光的冲动。

  下次还是不要嘴贱了,一定要克制自己作死的欲望。

  「咯咯咯……跟我走!~ 」少女怪笑着,二话不说锁住了他的一只手,锋锐
的武器顶着他的后背逼迫着他朝前走。

  感受到少女敌意,少年也反而轻松了下来。他微笑着问道:「你想干什么?
如果只是小冲突的话我劝你别再继续下去。」

  少女只是笑着,用外人看上去十分亲密的动作,压着他朝结界外走去。

  在最西处时少年似乎听见了一声呼唤,他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少年躺在椅子
上晒着太阳。他手里拿着一串鱼正放在旁边的火上烤着,他正朝自己挥手。然后
摘下了墨镜,拿起旁边还没熟的鱼就嚼了起来。

  「……」

  似乎是看见他身边的另一个少女,少年用一个惊讶的眼神打量着他,然后对
他竖起了大拇指。唐刀看见他的动作气的直翻白眼,他刚要喊救命就被旁边的少
女先一步的警告了。他只能无奈的闭上了嘴,被压出了大结界。两人依旧不停的
走着,穿行于废弃的都市之间。最后少女带着他来到了一个被鸟类和动物占据的
运动馆。

  「我记得我没招惹什么感染者啊。」

  「是啊……你确实没招惹呢~ 」少女怪笑一声,突然抓起他的手臂朝后绕,
少年赶紧跟她绕圈,同时身体朝外退。膝盖猛的朝上一顶,少女拉直了他的手臂
朝下撞去。

  「呃啊!!……嗯。」唐刀痛呼一声,他猛的将弯曲的手臂从玉手中拉了出
来。钻心的疼痛让他险些晕过去,他紧咬牙关,伸手去摸弯曲的手臂。

  「咯咯咯~ 啊……美妙的呻吟~ 我很喜欢呢……能再叫给我听吗?……」女
性将白色的兜帽掀下,露出了正咧嘴笑着的少女。清秀的面容,齐肩的银色短发,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大褂,第一眼看上去像是医生的装束,白褂下是一套近身皮衣
与皮裤。黑红的大胆色彩与她猩红的瞳孔意外的搭配,露出的白腿与玉臂看上去
有力不失美感。

  唯一的缺陷便是她眼下厚重的黑色眼袋,她裂开嘴毫无优雅性的笑着,猩红
的瞳孔闪烁着兴奋与疯狂。

  「认得我吗?~ 唐刀……」

  「半切!你……」少年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在几个月前她还是自己的伙伴,
而如今却变成了这般模样。疼痛让他将注意力放回了被折弯的手臂,有几处已经
开始充血变得红肿起来。再不解决的话可能会坏死。

  他抓住右臂眼中冒出凶光,深吸一口气猛地朝上猛掰。

  「啊啊啊啊!!」少年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才缓缓站了起来。他脸色因
疼痛而变得苍白,冷汗沾湿了他的后背。

  「嗯哼~ 哼……哼……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 满意吗?……」少女侧耳听着,
可爱的笑起来。

  「这份见面礼……还真是大啊……」少年喘息着站了起来,他擦去额头上的
汗珠。扭动起右臂,疼痛渐渐散去,手臂又恢复如初。眼前的少女舔舐着手中的
手术刀,一步步闲田信步的在他身边走着。

  「回礼我也很满足……那~ 接下来的欢迎仪式~ 你打算怎么办呢?……」

  「这个劳你担心。」少年深呼吸了一下,运动了下四肢,将腰间的一把刀插
在地上,从腰间抽出另一把。

  「还记得在基地里的时候吗?……」少女歪着头。

  「那个你万年老二的时候吗?」少年笑了一声,单手握着长刀也走了起来。

  「很好……但我可是一直不服气呢~ 」少女微笑着与少年转着圈。

  「没办法啊,毕竟你始终弱我一份呢。」少年露出了一副儒雅的笑容,耸耸
肩。

  「是呢……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老实说我并不反感现在的模样……」少女突
然咧开了嘴,双手抱着身体颤抖起来。

  「吞噬生命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我从未有过那样奇妙的体验!……
这具新身体比以前的强上太多了……达到了我满意的地步!~ 」白色的丝藤出现
在少女纤细的脖颈上,慢慢的爬上了小脸,卷成了一个妖异的爱心。

  「哼!你只不过是个不自知的棋子而已。」少年看见了她眼中不对劲的狂乱
之色。面色冷了下来。他抬手对着少女勾了勾食指。

  少女歪头一笑,猛的朝他冲来。手术刀与长刀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少女朝他挥拳,少年伸出手与她对上了一拳,少女借力朝后退一步再朝少年的怀
中冲去。短小的手术刀不停朝他身上划去,少年的手化拳为掌,他用手刀不断从
另一个面去击打少女的手腕,强制性的卸去少女的力气。

  他抓住了少女的一个破绽,握刀的左手张开,抓住了她的双肩,膝盖猛的一
顶,转着身体一脚将她踹开。同时左手再次接住长刀,转守为攻朝少女砍去。少
女稳定身形主动迎击,手术刀的切割比唐刀的要快上许多,没一会儿便又掌握了
主权。少女不断试图拉进两人的距离,朝少年怀里冲,少年清楚的知道自己武器
的短板,他每每用长刀的劈开去逼迫她退开。

  他知道,想像之前那样击退少女几乎是不可能。训练基地里紧追着自己的那
名少年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现在的局势还比较平缓,少女的攻击欲望十分强烈,
像是疯狗一样咬着少年不放,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半切变成感染者耐力肯定不降反升,如果比拼耐力肯定会输给她。而身为改
造人最大的优势可不是耐力,转变局势只需要那一瞬间的爆发就已足够。

  他继续防御少女的进攻,他在等待,等着少女等不及的那一刻。

  果不其然,少女低吼一声,攻击速度快了不少。手术刀狠狠撞上长刀互相荡
开,两人的另一只手也对着打了下。少女大笑着一个晃身,脑袋撞在了少年的头
上。

  强烈的晕眩让少年朝后仰去,少女则笑着朝他冲去。少年的眼睛变成了银色,
他的速度瞬间快了数倍。右脚朝后退一步,双手握刀对着跳跃着的少女挥去。半
空中的少女被拦腰切开,掉在了地上。

  少年则摇了摇头才恢复神采。

  「啊……看来你并没有进步多少嘛。」长刀一挥,洒出一片血迹,少年收刀
入鞘正欲朝前勘探她的情况。却看见少女那双无神的白色瞳孔。心脏猛的跳动,
他朝一旁闪去,手术刀轻松的划开了他的衣服切入他的皮肤,在他的后背上划开
一道长长的口子。

  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少女以同样的快速飞起一脚将他踢开,高跟皮鞋狠狠踹
在他的小腹上。

  「啊啦……差些呢~ 刚刚那句话还给你……」少女可爱的笑着,伸出舌头舔
着手术刀上的血液,脸颊上升起一抹病态的嫣红。她对着地上的尸体伸出手,尸
体化为白色的丝藤缠着她的手爬入白色的大褂内。

  「啊嗯……哼哼~ 丝毫不亚于陈年佳酿的芬芳……我真是~ 越来越期待了~ 」
少女的身体一分为二,两名一模一样的少女笑着朝倒地的少年走去。

  少年爬了起来,脱下被泥土弄脏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一身劲装。他一手握
住腰间的刀鞘一手握刀柄,弓起身子缓缓朝少女走去。少女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
加快步伐。

  两人再次战在一起,他们均感到了对方的热血与战意,想要酣战淋漓的欲望。

  「我会战胜你,赌上五期最强的名义!」少年擦去嘴角的血液,身上的衣服
变得褴褛不堪,劲装下的皮肤充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

  「哼哼哼……来试试啊~ 五期最强的名号我就不客气的收走了……」少女也
没有好到哪去,身上伤口虽少但每一道都切得很深。

  两人喘息着恢复体力,少女深吸一口气,先一步的朝他攻来。少年开始一边
防御一边恢复体力,他佯装一下失误,少女攻了过来却被他突然开启觉醒,一刀
狠狠砍在肩上。

  少女痛呼一声朝后退去,一条手臂已经无法动作。而少年则缓慢的朝她走来。

  「呵……」少女自嘲一笑,将手伸到腰间。

  「果然还是差一点……刚刚只要那一瞬跟上节奏~ 倒下的就是你了吧……」
少女一手垂在身边,另一手摸出了一颗粉色的胶囊。

  「谁知道呢。来,我们继续。」少年拔出地上插着的另一把刀,正步走到她
面前。笑着问道:「你又要借助外力吗?」

  「不……这是主人的赏赐~ 」她将胶囊丢到嘴里一口咬下。娇小的身躯抖如
糠筛,肩膀处的伤口快速的恢复着。

  「所以你就把灵魂卖给了莫蕊?」少年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是的!~ 这股力量……这具完美的身体!……自由又怎么样!~ 灵魂又怎
么样!……我甘愿把他们全部献给主人~ 换取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少女抱着
自己不停的颤抖,她猛的抬起头来,猩红的眼瞳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疯狂。

  她狂笑着脱下了破旧的白大褂。白色的衣物落下,后面的的少女出现了四个。
她们诡异的笑着同时朝少年冲来。

  「啊~ 完美的角度,完美的时间。」少年喃喃着低下了头,双刀垂在身体两
边。猩红的眼瞳紧盯着眼前的四名少女,时间突然间变得无比缓慢,他抬脚冲出,
举起双刀冲入了四名少女中间。

  几乎是一瞬就分开了。少年双手握着一把长刀,保持着砍下的姿势。而停下
的四名少女则转过头来。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两把插在身后的唐刀碎成了几节,少年身上裂开
无数道红色的伤口。而在他身后却爆出了一片血雾,白发的少女直直的倒了下去,
远处的四名少女化为了白色的藤蔓回到她的身上。

  「嗬……好。险啊……」少年捂着喉咙疲惫的说道。他想要起身却已无力,
整个人倒在了草地中。

  少年看着慢慢站起来的少女叹道:「输了输了……没力气了。」

  然而少女却没有动作,而是又倒了下去。

  「这么不服输吗……嘛。输赢这种东西……」少年淡淡的说着,操场外又走
进来了一个穿着白衣的身影。她左右的看了眼,朝两人走来。

  「唉……第一次居然就抓到了一个不错的猎物……」双马尾少女走到少年身
边捏着他的脸庞左右拍了拍,嬉笑的放了下来。

  「他就是你说的五期嘴强吗?……很有价值的猎物呢~ 可以作为主人餐桌上
一盘不错的美食……」她从腰间取出了一根针剂,熟练的把针头插入药瓶中抽出
了液体。一脚踢翻了少年,插在了他的脖颈上。

  「按照规定你可以吃掉他的四分之三……其他的则需要献给主人~ 」

  「我没意见……」少女踉跄着站了起来,又倒了下去。粉发少女歪着头怪笑
起来:「你用了那个东西了吧……」

  「怎么了?……」

  「没……希望你能喜欢那玩意……」粉色的丝袜从她的双腿上伸出搭在了少
女的腿上,没一会儿她的伤势便恢复了些,也能勉强站起来了。

  「剩下的那部分从他身上取走吧……」

  少女刚说完眼神便犀利起来,她身体朝后一仰,子弹擦过她的胸口。少女轻
巧的翻过身来,手术刀飞向远处的看台。

  一名少年拽着藤蔓从上空荡下,手中的枪械对着两名少女倾斜子弹。粉发少
女推开了一边踉跄的半切,反手一把手术刀飞了上去将藤蔓切断。大笑的朝着落
下的少年冲去,双手亮出武器朝他划去。

  少年丝毫不慌张,他从腰间拿出一根管子套在了枪管上,二话不说朝少女抡
去。直接压着她打,他面无表情的接住少女的攻击,用更大的力加以还击。一拳
打开少女格挡的双臂,另一手握着的枪管直接抡在她的脸上,将她抽飞。

  少女抬起头来咧嘴笑了开来。

  「原来是莫蕊家的疯狗啊。怎么跑到魔城来兴风作雨了?」少年淡淡的说着,
转身查看起唐刀的状态。

  「还有,那种针剂还是少打些。外力终究不是自己的东西。」少年扛起了地
上的唐刀,朝门外走去。

  身后的少女嘶吼着朝他冲来,少年把肩上的累赘扔了下来。回身避开了少女
的攻击,一下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按在了地上。

  「不嗑药你,力量差太多了。叫深红来还差不多。」少年说完便将她举起来
扔到远处。继续扛着唐刀离开了体育馆。

  少女刚要发作便被身后的半切拿着针剂插入她的脖颈。随着液体的输入,她
渐渐昏迷。

  响起临走前主人对她说的话,半切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怀中熟睡的少女。

  这次任务不能在执行下去了。

  ……

  「哟……看上去挺精神的嘛。」

  「你……」

  「怎么,怀念我的野味烤串,想要来试点了吗?」

  「不,只有那个容我拒绝。」

  裸着上身的唐刀和晒着日光浴的渡鸦又碰到了一起。

  「你和你的小情侣玩个野战也不安宁,害的我还要牺牲宝贵的午睡时间去帮
你擦屁股。」少年拿着烤串对着唐刀指指点点,而唐刀只是摸着后脑勺赔笑。他
和渡鸦说明了阿露嘉的事后,少年从躺椅上跳了下来,拍拍屁股。

  「艳正在炼药,现在应该差不多了。跟我走吧。」唐刀跟在渡鸦身后走入屋
中,整个小屋把窗户全部关上了一样,黑漆漆的一片。

  他走到了木门前敲了敲。

  「艳。艳?」

  木门打开,黑色的身影站在了门口,猩红的竖瞳看上去十分骇人。唐刀吓得
立刻警备起来。

  被阿露嘉叫做大魔婆的人……

  灯光被打开,周围的环境一下子亮堂了起来。眼前的黑色身影也露出了真正
面貌,一个看上去完全人畜无害的小萝莉。除了那双眼睛其他的地方都意外的可
爱。

  「……」

  「艳,都说几次了,炼药要开灯。」

  「但……黑着炼起来有感觉~ 」她嘻嘻一笑,看了眼站在渡鸦身后一脸痴呆
的唐刀。

  「嗯嗯……阿露嘉虽然是个笨徒弟~ 但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可以用的……除了
配方搞错了……」她从袖子里摸出了一瓶漆黑的药水。

  渡鸦给身后的唐刀解释了一番。

  「那,如果那瓶药没经过你的处理喝下去会怎么样……」

  「嗯嗯~ 大概会见到阎王吧……」萝莉嘻嘻一笑道:「你不是要离开这里吗?
……」

  唐刀点了点头,他的脚下突然冒出了魔法阵,剧烈的魔力波动起来。

  「唉?等等!!」少年刚伸出手身体便消失在了房间中。

  渡鸦叹了口气,摸了摸萝莉的脑袋。

  「你把他送到哪去了。」

  「嘻嘻……你猜~ 」

  「该不会……」

  ……

  「天命。」坐在沙发后看书的少年突然叫了一声。

  「嗯?」死鱼般的少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厕所又要坏了,你去准备修一下。」

  「什么意……」刚睡醒的天命有些不解的问道。

  「轰!」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