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SM度假生活】(05-06)作者:DevilMayCry加载中加载中
【SM度假生活】(05-06)作者:DevilMayCr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五)

  讲述着过去的耻辱经历,我的胯间一直是坚挺的。男性的性器勃起,原本是
征服女性的本能反应,而我被真由子女王嘲笑踩踏的包茎M男阳具,也硬邦邦地
翘着,真是一种讽刺。

  深雪显然也发情了,双颊绯红,眼神迷离,身体不自觉地扭动。毕竟被真由
子女王调教之后没能得到高潮的恩准,又听我描述了那么多淫乱的场景,产生生
理反应也毫不奇怪。

  看着这样一位欲火焚身的年轻女孩赤身裸体在自己面前,如果你问我有没有
征服她的性冲动,我只能回答「不是一点儿没有」。但这种男性的本能冲动是微
弱的,更为强烈的是渴望被煽动的羞耻心与受虐欲望。

  比如深雪虽然很渴望做爱,但仍然对我的阳具不屑一顾,宁可手淫高潮也不
允许我碰她,我只能跪伏在地上崇拜深雪自慰的淫乱姿态,被欲求不满的M女辱
骂是没用的奴隶,最后颤抖地捧着深雪的脚侍奉她因自慰兴奋而勾起来的脚趾…

  是的,我内心企求的正是这样的场景,作为淫乱女性的泄欲工具,被同样是
M的女性彻头彻尾地蔑视…

  我试探地问深雪:

  「刚才在女王大人面前,你说自己的S性被开发出来了…?」

  「那个…」深雪害羞地低下头,眼光扫向别处,「那是讨好真由子女王的,
女王大人喜欢看奴隶假装高贵…」

  很微妙地,我不是不能理解真由子女王的这种喜好,世俗间所谓的「领导」,
看着两个下属献媚争宠,互争高低,其感觉大概不外如是。

  「可是深雪,你说自己S性被开发出来的时候,难道不是真的很瞧不起我的
阳具,想踩踏它么…?」我为了做最底层的M,什么羞耻的话都说出来了。

  「如果调教你可以让女王大人加倍地调教我,那我愿意…现在女王大人不在,
我也是M,我也想受虐啊…」

  「那怎么办,咱们总不能真的并排给女王大人留下的鞭子磕头,共同手淫吧
…」

  「以前单独调教的时候,女王大人离开之后你是给鞭子磕头然后手淫的么?」

  「嗯…其实最兴奋的是闻着真由子女王留下的丝袜手淫,我很崇拜女王大人
的气味,但真由子女王好像是裸足派的,基本不怎么穿丝袜…」

  「新治先生果然是被彻底调教成M了呢,都说S堕落成M比一般的M更下贱,
看来是真的。」

  没想到深雪居然会出言调侃,我感到心脏紧了一下。

  「那你肯调教我了…?」

  「不…」深雪摇摇头,「新治先生既然是奴隶,就应该彻底服从真由子女王
的意志,女王大人是想看两个奴隶『亲热亲热』的,如果咱们各自手淫了,一定
会让女王大人不高兴的。」

  「那你说怎么办,你不是S,我也没有S性啊…」

  「咱们轮流做一次S吧,看看谁的S性更强。」

  「好,不过深雪你得先做S。」

  我曾见过一种说法,称M男更容易与M女结婚。说法的真假我无从求证,但
即是我真的和M女成为一对,这种面对女性裸体还推三阻四的男人也无法满足M
女吧。M女更需要的是二话不说、狠狠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按在墙角插穴的男人。

  而推三阻四之后的我,现在却正跪在地上,撅起屁股,扳开双腿,请求M女
深雪用女王大人留下的鞭子抽打我。

  深雪用右脚踩着我的屁股,狠狠地鞭打我。我看不见站在身后的深雪的表情,
但能够感到她很用力。不过女王大人的散鞭本来就是SM道具,在身材小巧的深
雪手里怎么也不会太疼痛。

  鞭打是深雪提出的,她似乎是那种更喜欢体罚的M,做S时也喜欢鞭打吧。

  我并不是不喜欢鞭打,但深雪鞭打我的同时如果能用语言羞辱我,我也许会
更兴奋。

  又鞭打了一会儿,我的阳具没有之前那么坚挺了。深雪停下鞭子,对我说:

  「我也没流更多水儿。该你虐待我了。」

  我坐在床边,命令深雪给我跪好磕头。时隔两年用高高在上的视角看女人的
裸体,我不禁产生了一丝新奇感。

  「大声崇拜我的阳具!」我踩着深雪的后颈,假装威严地命令道。

  「奴婢给主人的大阳具磕头。」深雪在我的脚下颤抖地说着臣服于我的阳具
的话。

  「大阳具?真由子女王可是说我的肉棒是M男小阳具。」

  「是…是,主人…」深雪紧张的声音不知该如何回答。

  「重新磕头,崇拜我的M男小阳具。」

  「奴婢给主人的M男小阳具磕头…」

  「那边的抽屉里有支油性笔,拿过来。跪着爬。」

  第一次以M男的身份侮辱M女,不需要死死压抑M性、假装成高贵的S男。
我还是奴隶,还是M男,只是我的女奴隶比我更低贱罢了。这种体会前所未有,
反而让我的阳具兴奋起来了。

  深雪拿来油性笔,恭敬地双手交给我。我扳开她自然而然护在胸前的双臂,
在她的胸上写上了一排文字:

  「新治様の専属奴隷肉便器」。

  水嫩的肌肤,乌黑的文字,鲜明的对比。深雪低头看了一眼,羞得小脸通红
直到脖根。

  「肉便器深雪,」我把油性笔交给深雪,命令道,「在我的胸前写上『真由
子女王様の専属M男奴隷』,跪着写,怀着恭敬的心情!」

  不知为什么,这种字样写日文要比中文更让人感到「入戏」,这也成了我们
这个小圈子不成文的惯例。

  深雪写的时候,我用脚趾随意拨弄着她阴蒂。深雪强忍住淫叫声,表情看起
来很迷醉,这多亏我毕竟有过S男的经验。

  写完后,我看着脚下跪着的从顺M女,与胸前的耻辱字迹形成强烈的反差,
阳具开始高高挺起。

  「我是真由子女王的M男奴隶,为了时刻不忘自己的身份,在调教你的时候
也记住自己的受虐本性,才让你写的。」我夺过深雪手中的笔,在她的「新治様」
字样前面加上了「M男」两字。

  「下贱母狗,愿意给M男做肉便器?」

  「是、奴婢是M男新治大人的肉便器!」被我羞辱的时候,深雪的手好几次
忍不住想摸自己的小穴,被我严厉地制止。

  但我不会真的插弄她的小穴。真由子女王经常羞辱我是早泄奴隶,我在如此
兴奋的情况下如果和深雪做爱,一定会几秒钟之内就射了。我和深雪毕竟今天才
刚刚认识,还是不太好意思把她真的当成M男单纯发泄欲望的便所…

  「求新治大人使用深雪做您的肉便器…」

  「既然做了肉便器,三个穴就都是我的东西了。我跪在女王大人脚下的时候
只能射在高跟鞋鞋底,但在你面前可以随便射在你的任何一个穴。是哪三个穴?
大声回答了就允许你跪在我面前被我视奸着手淫。」

  日本SM界有一句老话,「SMは表裏一体」。久做M男,调教起M女却不
见生疏,正验证了这一道理。

  深雪声如蚊讷地回答了三穴是「小穴、菊穴和小嘴」,我允许她手淫了,只
是高潮时要大声报告恳求。

  压抑不住欲火的深雪不顾羞耻,终于在我面前叉开腿摸起了阴蒂,随着连连
娇声,右手中指也伸进小穴快速地插弄。

  我也兴奋了,站起来一只手揪住深雪的头发,另一只手快速套弄自己的阳具。
不一会儿,深雪的叫声开始急促,断断续续地请求我:

  「求、求主人允许—!」

  「张开小嘴,就可以高潮了!」

  深雪一张开小嘴,我就把喷射临界的阳具插了进去,还没来得及抽动,就口
爆了这个看起来文静清纯的女大学生。

  结束后,深雪告诉我,就在我射精的同一刻,她也高潮了。

  「新治大人这不还是有S性的嘛,虐待我…虐待我还能射精的。」

  看着一脸满足的深雪,我只能答应作为她的S参加这次度假,但我始终认为
还是做M会更满足一些。

  日本SM界还有一句老话:「SはサービスのS、Mは満足のM」。

                (六)

  清晨,我跪在房间的门口,赤身裸体,带着黑色的项圈,等待真由子女王的
到来。我的手里牵着一条红色的项圈,被项圈栓住的深雪正在我的斜后方跪着。

  十几分钟前,我们接到真由子女王的电话,女王大人已经在来酒店的路上了。
我在电话里试着报告了自己做了深雪的S,被女王大人不屑地嘲笑:

  「做了深雪的主人你也还是个M,像以前一样在门口跪迎。」

  实话说,以前独自幻想着女王大人的羞辱而摆出的跪姿,如今暴露在自己的
女奴隶面前,耻辱感不可同日而语。的确我没有在深雪面前自称S男,但毕竟强
势地玩弄控制她的身体,管理她的性欲;现在的我却戴着狗奴身份的项圈,分开
双腿跪着,把因羞耻勃起的阳具和膨胀的睾丸一并暴露在深雪的面前…

  兴奋到这样的程度,我当然很想手淫,但总不能堂而皇之地在深雪的注视之
下跪着套弄阳具…深雪是我的奴隶,奴隶就要随时侍奉自己的主人,供主人发泄
欲望,所以命令深雪跪在我身后为我舔睾丸甚至含住阳具也不过分吧。

  昨晚射精之后,深雪虽然没有吞下我的精液,但在我的命令下顺从地用舌头
清洁了我的阳具。据说这种所谓的「掃除奉仕」最能满足S男性的征服欲,因为
射精前无论女性如何侍奉男性的阳具,本质上都可以看做是她们渴望更激烈的交
合和性满足;而在男性射精、即宣告性爱行为结束后,女性顺从地清洁男性的性
器,更能体现出彻底的服从与侍奉心。

  回想起深雪柔软小巧的舌头刺激,加上我现在这幅撅起屁股高挺阳具的姿态,
如果命令深雪含住阳具,很有可能无法抵抗住发泄的欲望而在女王大人到来之前
射精。那样严厉的惩罚是少不了的,坏了女王大人的兴致也许连度假都会黄了。

  正在我幻想的时候,深雪在我的斜后方轻声说:

  「主人,咱们胸前的字迹还没洗掉呢…」

  「现在去洗也来不及了。被女王大人看到字迹会更兴奋吧?变态母狗奴隶。」
经过昨夜的调教,我对S男的身份好像又有些适应了,「自己看到会羞耻的话,
就给你戴上眼罩。」

  说着,我拿起身旁各种SM工具中的眼罩,转身给深雪强行戴上。

  其实,没有洗掉字迹不是忘了,而是我故意的。被女王大人看到,对我和深
雪都是极大的耻辱,我想深雪也是喜欢的。

  深雪被戴上眼罩之后,显得十分惊恐,低着头跪伏在地毯上,身体微微颤抖。
不会暴露在奴隶的目光下,这让我更加大胆地摆出羞耻的姿势,还可以随时回头
肆无忌惮地观察小女奴的美妙裸体。

  正在这时,「滴」的一声,真由子女王刷房卡进来了。

  「奴才、奴婢给尊贵的女王大人磕头。」我和深雪按照女王大人平时调教的
礼仪,恭敬地迎接真由子女王进门。我捡起自己项圈的另一端,和深雪的并作一
股,双手奉上给女王大人。

  「把你的女奴深雪献给我来管理了?呵呵,还真是个喜欢献女奴的『S男』。」
真由子女王随手握住我和深雪的狗链,「哟,新治,你胸前这是什么字?」

  我兴奋地跪直身体,让真由子女王能够清楚地看到胸前的字迹。

  「哈哈,真下贱。是不是不被我羞辱就硬不起来,征服不了M女,我不在还
要在胸前主动写上这种字?」

  「是,真由子女王!奴才命令深雪写上奴才是女王大人的奴隶,阳具一下子
就硬起来,深雪也服从于奴才的阳具了。深雪的胸前也有字迹…」

  「哦?」真由子女王走到深雪面前,用高跟鞋尖挑起深雪的下颌,戴着眼罩
的深雪轻声惊叫了一下,随即颤抖着顺从地跪直身体。

  真由子女王看到深雪胸前的自己,冷笑了两声,似乎是要刻意羞辱深雪:
「喜欢伺候M男包茎的变态女奴隶,你的胸前被M男写上了什么字,自己念出来。」

  深雪被蒙住了眼睛,当然没法「念」,但这短短一句话她早就记得一清二楚,
在女王大人的命令下不得不将「M男新治様の専属奴隷肉便器」几个字羞涩地说
出来。

  「没出息的小母狗,甘愿做M男的肉便器,昨天晚上还说自己有S性,想调
教新治?来,给新治打个招呼。」

  我不敢私自回头看深雪的样子,只能听见她羞耻与兴奋混杂的声音:

  「奴婢给新治大人磕头,奴婢是服从于新治大人的M男小阳具的变态母狗奴
隶。」

  「哈哈,这么不要脸的台词儿,你的M男主人是这么调教你的服从礼仪的?
一对儿变态的货色,大声感谢我调教管理你们两个彻头彻尾的受虐狂!」

  我和深雪都被真由子女王的S性彻底慑服了,连忙跪爬到真由子女王的正前
方,并排向女王大人恭敬地磕头,从内心大声感谢女王大人的管理和调教。

  「你这么崇拜M男的包茎,是给他的小阳具插过穴了?」

  「没…没有…新治大人没有和奴婢做爱…」

  「所以说他不过是个变态的M男。想让他上你,得有S女从后面用脚踩着他
的屁股,推动着他一下一下地干弄你。」

  「女王大人…」我磕了一个头,恭敬地问,「出发之前,奴才和深雪可以先
洗掉胸前的字迹么…?」

  真由子女王看了看手表,冷淡地驳回了:

  「得出发了,你们赶紧穿衣服。啊,项圈就这么戴着。」

  真由子女王已经把车开到楼下,我和深雪暴露在外的地点只有酒店内的走廊、
电梯和大堂,项圈也还有衣领遮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

  「女王大人,中途是不是还有人要上车…?」我试探着问真由子女王。

  「嗯,不用担心,上车的也是这次度假的成员之一,而且是女的,新治你让
女人看到自己项圈反而更兴奋吧。」

  我不敢反驳,只得低头继续穿衣服。深雪却有些害怕,向女王大人提议道:

  「女王大人,奴婢应该戴项圈,但您可不可以放过新治大人呢…?中途我们
应该会在休息站吃点东西吧,新治大人不戴项圈的话,可以下车为咱们买食物带
回车上的。」

  真由子女王大概也不希望亲自下车去简陋的休息站进餐,就答应了深雪的请
求。

  我明白深雪的真正用意,她害怕被上车的女性看到自己是M男的奴隶,那样
在狭窄的车内空间和漫长的行车时间中,深雪将会作为最下层奴隶被两位同性彻
底蔑视,肆意地侮辱玩弄…真由子女王也察觉到了深雪的心思:

  「新治,到达别墅之前,我可以不把你当奴隶使唤,这段儿时间你就好好做
深雪的主人吧。」真由子女王催促我们穿好衣服赶紧出门,「到了别墅之后,还
不知道你能不能继续统治深雪呢。」

  真由子女王的越野车很宽敞,深雪和女王大人坐在后排,丝毫不显拥挤。天
气有些阴沉,我睡得不是很足,但强打精神,稳健地进入了高速路。

  我透过后视镜看了看,深雪身穿白色连衣裙,神情紧张,正襟危坐;真由子
女王一身黑色风衣,显得气质尤其高贵,正优雅地望着窗外的风景。

  我对这次SM度假的参加者颇为好奇,听说是三男五女,真由子女王全部认
识么?我不太敢打扰女王大人看风景的心情,不过女王大人是特意请了长假来的,
想必也十分期待吧。

  深雪认识其他参加者么?我想开口问,却拿捏不好语气。女王大人已经允许
我在路上做深雪的S,太谦卑的话会被瞧不起;但如果以主人的口气问,搞不好
会被真由子女王嘲笑,落得更屈辱的下场。车或者电梯这样的狭小空间,总是让
人不自在。

  最后我还是决定缄口不语,就这样一路沉默地开到了第一个休息站。听说路
上一共要过四个站,中途上车的女性就在这个站等候,而预定进餐的则是第二个
休息站。

  「女王大人,我们到了。」

  「嗯,她应该早到了。啊,在那儿,那个穿浅灰OL装的姑娘,好像没看见
咱们。下车吧。」

  我和女王大人、深雪一下车,远处的浅灰套装姑娘就发现了我们,快步向我
们这边走来。

  「真由子小姐,您好。」她甜甜地一笑,向真由子女王鞠躬示意。

  「你好,未央。」真由子女王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叫未央的姑娘,清爽的齐颈短发,配上一身得体的正
装,肉色丝袜,黑色高跟,从年纪上看也许比深雪只大两三岁,却显得更加成熟。
单就相貌而言或许不属于真由子女王那种一等一的美女,但我隐约能够感觉到她
身上散发的女性魅力,使我禁不住怦然心动。

  「我来介绍一下,未央,」真由子女王指了指深雪,「这是深雪,骨子里的
マゾヒスト。」

  虽然休息站人员稀少,但毕竟不是车内空间,真由子女王有所顾忌,没有用
「受虐狂」三个汉字。

  未央走到深雪身前,突然用手抬起深雪的下颌,「能看出来呢,这姑娘很喜
欢被虐待。」未央微笑着,眼神游刃有余地扫视着深雪的身体,「要不是在车外,
真想强吻你呢,深雪。你会对姐姐的舌吻欲罢不能的。」

  我不禁吃了一惊,想不到穿着正式,彬彬有礼的未央,行事竟有这么大的反
差。深雪也被未央突如其来的发言惊住了,呆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咳咳,未央,还没介绍完呢。这位是新治,深雪就是他的奴隶。」

  「哦,是这样么?」未央恋恋不舍地放开深雪,走到我的面前。我紧张地看
着她的手,害怕她也突然抬起我的下颌,但这只是多虑。未央和我短暂对了几秒
眼神,转瞬恢复正经的语气:

  「S男新治先生,你好,请多多指教。」

  「未央小姐,请多多指教。」

  重新回到车上,未央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按预定她从第二个休息站开始才
替代我开车。狭小的车内空间,由于未央的加入,原本若有若无的淫靡气息似乎
被激发了起来;而想到车辆的终点正是一所与世隔绝的SM王国,我对这场未知
的旅行度假生活愈发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