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致命的丝之窒息.下集【完结】(作者:不详)加载中加载中
致命的丝之窒息.下集【完结】(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他们对视了2分钟后,还是她先开口了:“你怎么会在这?”“他是谁?为什么你要这样折磨他?为什么、、、”“够了,我没必要回答你什么,请你立刻离开我家!”此刻,她早已在他不经意间将一条丝巾拽在手里了。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快速的用那条丝巾勒住他的脖子,紧紧的往后勒住。被这突然而来的袭击震着的阿强立刻陷入窒息状态,拼命用手抓。试图将丝巾拉离自己的脖子。而阿丽根本不可能会松懈半点力去让他有翻身的机会。很快,阿强便体力不支而倒地了。阿丽也顺势骑坐在阿强的胸口,然后用腿迅速夹住阿强的双臂。陷入极度窒息的阿强不知道从哪得来的力气,拼命的喊了声‘救、、、命’就再也喊不出来了。可就是这一声关键的呼救声还是被阿丽用自己的玉手及时的拦截了下来。因为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叮铃铃、、、’阿力迅速变换手势,将原本向两边拉扯丝巾的手顺势收回,并迅速抓起另一条丝巾,直接捂住阿强的口鼻,并用双手紧紧按压严实。然后喊了声“谁啊?”门外一个妇女的声音传来:“是阿丽吗?我是阿强他妈妈,阿强是在你在吗?”阿丽死死捂着阿强的嘴,没让他发出半点声音。“哦,是阿姨啊,他不在我这,我一天都没见到他哦。您去别处找找吧。”待阿强妈妈走后,阿丽低头看了眼阿强,心想:差点被你坏了自己的事。既然你自己送上门,也看到了这一切可就怪不了我了。看我怎么招待你?!此时的阿强,已经被阿丽窒息的满脸通红,可被她压在身下,加上刚才的瞬间窒息,根本缓不过来劲。阿丽这会又变了手势,将捂在阿强口鼻处的丝巾慢慢往其嘴部聚拢,然后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另一只手在其下巴被捏开之时,将丝巾慢慢的往其嘴里捅塞。直到丝巾整个被塞进去后,才放开捏着他下巴的手。此刻的阿强只有缓慢的摇头挣扎以示抗议。

阿丽又拿了条丝巾将阿强的双手捆绑,打死结。接着是双脚。最后将他的眼睛也蒙上。然后她移动自己的臀部,直接坐到了阿强的脸上。阿强立刻又陷入窒息、、、、、、
阿强极力的挣扎着,可这些是徒然的。没过多久就不动了。阿丽在身下的阿强不动了,便慢慢起了身。这时,她隐约听见还有“呜呜”声传来。她转过脸,脸上又浮现了诡异的笑容。原来是被她起先带进来迷晕并捆绑的男人醒了。她倒了杯水走到他面前,慢慢解开之前蒙在他脸上的层层束缚。取出之前塞在他嘴里的红丝巾和方巾丢在一旁,然后给他喂了点水。他贪婪的喝了几口后便喘息起来。毕竟被窒息了这么久。正当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听见阿丽在他身边拆东西的声音,因为眼睛上的粉色丝巾一直没被卸掉,所以他只有靠听去感官。只见阿丽从袋子里取出包手绢。然后将四块花色丝手绢折叠成正方形,并在上面倒了些麻醉剂。然后走到男人面前,一手抚摸着他的脸,说道:“哎呀,你知道你又犯错了吗?现在可不是你醒的时候,所以你还是再睡会吧。”然后一手托着手绢捂住他的口鼻。立刻,男人在窒息的捂压下又激烈的挣扎起来。阿丽双手合力压着捂着他口鼻的手绢,不让他有半丝喘息的机会。男人什么都来不及说就只能拼命摇头以摆脱窒息的捂压。他‘呜呜、、、’的抗议着。而阿丽却是丝毫不予理会的。窒息的捂压和手绢上麻醉剂的功效让男人很快便失去了知觉。阿丽又捂一会才移开手,然后将包里剩下的几块手绢倒出来。再坐在他身旁,将他的头放在她的大腿上,然后左手捏住他下巴,迫使他张嘴,右手拿过手绢一条一条的塞进他嘴里。塞了六条手绢的他口腔已被塞到再也没有空隙去塞其他东西了。阿丽用手将他的下巴往上顶,以合住他的嘴,也增加其口腔的堵塞密度。然后将之前浸了麻醉剂的手绢盖在他口鼻出,压住嘴里的手绢,并用丝巾蒙住,在脑袋后绑紧。他迷迷糊糊中摇了摇头。这时,阿丽解开他手脚的束缚,然后艰难的将他移到了椅子上,并用丝巾将他手脚重新捆绑。完成这全部的捆绑后,阿丽也气喘吁吁了(要将一个健壮的男人弄晕后移到其他地方要使很大力的。

她坐到沙发上,然后抬手解开他蒙眼丝巾,想看看他醒后会有怎样的表情。一个小时后,他慢慢的苏醒了。愤怒而又充满恐惧的望着阿丽。阿丽微笑将那些他给她买的东西一一的摆在他面前,慢慢的说:“亲爱的,知道我为什么要买这些吗?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哦。让我帮你解脱吧。呵呵、、、”他摇头呜呜的叫着,似乎是在咒骂她的变态,也似乎是在渴求她,希望她能放了自己。可现在的他根本说不出半句话。这时阿丽拿起有一条一条灰色丝袜,站起身走到他身后,将丝袜绕着他脖子绕了两全,并将两头在手里绕了个圈攥住,搭在他肩头。然后半俯下身体,用自己丰满的胸部捂在他脸上,慢慢往下压。他又开始拼命的挣扎了。捂了会后,阿丽拽紧手上的丝袜用力向两边拉。男人的头在阿丽的胸下拼命的晃动挣扎着。几分钟后便永远的停止了。是的,他死了,被她折磨死了。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尸体,她又笑了,那笑好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