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luka的奇幻冒险外传《路人boss的养成方法》】(01)作加载中加载中
【luka的奇幻冒险外传《路人boss的养成方法》】(01)作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第一章

  「爸爸……我们这是要去哪?」

  幼少的少年用发抖的声音寻问着那个背影。

  但他既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只是用力抓住少年的手,向着一个方向大步前
进着。

  枯萎的树枝如魔女的利爪般狰狞,粗壮的藤蔓在妖艳的紫色月光照耀下不停
的翻滚着,蠕动着,捕食着附近一切的猎物,而在那最漆黑的底部,无底沼泽正
不断安静的冒着腐臭的泡沫,等待着那些可怜的残羹冷饭,这一切的都仿佛在警
告着少年:夜晚的森林不属于人类,邪恶的东西总爱夜色下活动。

  但是,最让少年害怕的,是那个总是保护他呵护他疼爱他的男人,因为无论
他怎么呼唤怎么叫喊,那个背影依旧还是背影。

  「爸……爸爸?」

  父亲身上时间的流逝的飞快,少年眼睁睁的看着父亲的背影逐渐萎缩,干瘪,
衰老,但抓住少年的手却一直是紧紧的,没有松开。

  或许这就是少年唯一的慰藉吧,至少父亲还没有放弃他……至少……他依旧
能依靠着父亲。

  突然,那个背影停了下来,路也不再向前延伸。

  「爸爸?」

  「来了……」

  父亲嘴里咕哝了一句。

  「什么……来了?」

  「来了……来了……来了!来了!」

  父亲的低吟逐渐变成的吟诵,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不像那位父亲。

  「来了!」

  终于,在父亲的一声高喊声中,黑暗里出现了什么……

  紫色的……紫色的少女?银色的发丝闪耀着月色的寒光,漆黑的百褶裙镶嵌
着白色的花纹,洁白到诡异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一双纤细的秀腿,但是,最让人
留目的果然还是那点点紫色。

  紫色到妩媚的瞳孔,紫色到妖异的瞳孔,紫色到……非人的瞳孔!

  眼前的少女,不是人类!

  少女只是看了一眼父亲,那平日里可以和巨熊搏斗的男人瞬间就瘫倒了,就
像是被抽去了脊梁。

  少女走近了少年,丝丝芳香渐渐迷醉着少年,少女凭空坐下,缓缓的抬起她
的右脚,将猩红的皮鞋凑到少年的眼前。

  「舔吧……」

  没有任何多余感情,就像这只是个习以为常的行为,平淡到就和吃饭喝水一
样。

  「舔吧,妾身讨厌重复。」

  少女冰冷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厉色,让少年心中一颤。

  「我不要!」

  回过神来的少年在抵抗,在拒绝!他懂得很少,和每一个偏远山村的孩子懂
得一样多,但是,他还记得,那个父亲曾经告诉他,茫茫大山里面,却找不到一
只会下跪的熊,哪怕是最老最无用的废熊,在遇见最强的猎人时也会发出最恐怖
的吼叫!

  那是来自尊严的声音。

  突然,少年的脑袋被一个巨力所压倒,强迫他去做他最不耻的事情。

  少年用余光瞥见了他,他的父亲,高耸的颧骨,苍白的面容,突出的眼珠仿
佛随时可以崩裂出来。

  少年无法理解,无法理解那个高傲的男人所做的一切,他无法理解为何父亲
要压断他的脊梁!

  「来啊,快来啊……」

  眼前的皮鞋越来越近,少年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少女丝袜下皎洁的肌肤,轻
嗅就能闻到少女迷醉的芳香,少女还故意摆动着脚腕,邀请着少年堕落。

  「废物哥哥……」

  少女露出了少年所见过的最扭曲的笑容,嬉笑着,仿佛只是在看一出奇异的
木偶剧。

  「骗子……爸爸……」

  少年作出了最后的抵抗,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用处……

  少年的嘴被压到了皮鞋上,屈辱和背叛搅乱着少年的心境,但快感和兴奋却
从另一个地方渐渐涌现,蚕食着少年的理智。

  突然间,父亲俯下了头,嘶哑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汇集成他一辈子的梦魇。

  「我们,是他们的奴隶。」

  ………………

  「啊!」

  他一声惊吼从梦中醒来,汗液不知何时浸湿了他的衣襟,粘稠的感觉让他感
到一丝欣喜……

  这里才是现实的世界。

  「怎么了,做噩梦了?」

  「啊,算是吧……」

  他一边回复着一边接过递过来的盘子。

  「又把苹果切成小兔子,更可恶的是还切的这么可爱……」

  「哈哈哈……」

  那个男子一边干笑着一边挠了挠他满头的金发。

  「……」

  「……」

  「哟,晚上好……」

  金发男子微微举起了右手。

  「非礼啊!」

  那是那一晚圣骑士银月分队第四十七小队队长伊丹所发出的最大的声音。

  「我需要一个交待……」

  「今天的麦酒味道不错,汤姆大叔怎么突然良心发现少兑了不少水啊……」

  「我需要一个交待!」

  「啊,黑面包烤得不错,知道吗?只要再挖点野菜配上着面包用水煮一下最
后放点盐就会变非常的美味哦……」

  「我需要一个交待啊!」

  「……」

  「……」

  「那个……要来局抽王八吗?」

  「我说我需要一个交待啊,你这个混蛋!」

  金发男子把伊丹的脑袋压到食堂的木桌上,仔细碾压着。

  「老子好心好意的看护某个在山里迷路迷路到狼群里的傻瓜,一个晚上没睡
觉就一个劲的削苹果,只是希望你一醒就能吃上刚刚削好的苹果,啊?苹果皮都
两斤了你知道吗?」

  「那个,不是……用我的抚恤费买的吗?而且削好的苹果都被你吃了,我就
吃了一个……」

  「混蛋!别插嘴,然后,老子说的是然后!从你嘴里冒出什么没经大脑的言
论,非礼?呸!给老子送情书的修女小姐都能绕伊利亚斯大陆五圈了!」

  「可恶啊,就是因为你这种家伙,就是因为你这种现充,我才会找不到女朋
友的!」

  「这才是我要说的混蛋,因为老子以前以事业为重把他们全部拒绝了,现在
就一直有奇怪的言论流传,再加上你昨晚那句没头没脑的尖叫声,信不信今晚五
点半教堂外井口左边第三个木屋的地下秘密市场又多了几个新题材的小薄本啊!」

  「原来那些小薄本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混蛋!老子的西瓜刀呢?看老子不…
…等等,那些从隐秘渠道进货的巨乳大姐姐的小薄本难道是从那里买到的?你不
是和我说是从黑市上淘来的吗?光路费我就一本付了五个银币啊!我一个月的伙
食费都砸在那里面了!」

  「哈哈哈哈,这麦酒味道不错啊!老板再来一杯,我请客!」

  「现在是我需要一个交待啊啊啊!」

  「那对基佬别秀恩爱了!酒都变难喝了!」

  「谁是基佬啊!」

  异口同声。

  「不要学我说话!」

  依旧是异口同声。

  「你这个死基佬!」

  额,貌似还是异口同声。

  「……」

  然后就同时沉默下来了,两人互相对视着,等待着对方下一次开口,然后…
…说出不同的话,随着对视时间变长,两人间氛围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

  「停!我都受不了!你们两个还是出去聊天吧,这杯麦酒我请了!」

  一对奶子,哦不,是一对穿着衣服的奶子闯进了他们中间,碰的一声丢下了
一杯麦酒转头就走。

  「真是的,你们还真是秀恩爱秀不腻啊,依丹,埃斯特,下次秀离酒馆远点!」

  「我都说了我们不是……」

  「等等!」

  埃斯特突然打断依丹的话,指着桌子上的那杯麦酒说。

  「为什么只有一杯?」

  「啊,对不起……」

  那对奶子小步跑了回来,将两个麦管插进了酒杯里。

  「请用……」

  「……」

  「……」

  「喂,依丹,今天也要吃霸王餐吗?」

  「啊,埃斯特,正巧我也是这样想的……」

  那么……老规矩。

  两人同时在心中开始倒计时……

  1……2……3……

  依丹将一枚铜币高高丢起。

  埃斯特迅速给两人附加上风精灵的祝福,珀尔修斯之靴等一系列增益魔法。

  然后两人就同时用最快的速度向酒店门口奔去。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想要干什么?」

  一声巨兽般的吼叫从背后酒柜处传来,而后,那位庞大的身体就堵住了门口。

  「想要吃霸王餐,先问问我老汤姆手中这把红莲霸王斧同不同意!」

  「你左,牵制。」

  「了解!」

  依丹顺步迈出了左脚钻近了汤姆大叔的左侧胸膛来回避长柄战斧的死亡之圈,
抽出腰间的银色双手剑,嘴中低声吟诵着赞美女神的诗篇:

  「吾向万能的辉光女神艾歌唱新歌,因为她行过奇妙的事,她的右手和圣臂
施行救恩,他发明了救恩,在列邦人眼前显出公义……」

  双手剑被一道洁净的圣光所覆盖,依丹依旧以左脚为轴,圣剑划过一道完美
的曲线挥向汤姆大叔。

  「哈!」

  汤姆大叔一声低吼,血红的斧柄稳稳的接住了依丹这出乎意料的一剑,但是
……

  「得手了!」

  依丹微微一笑。

  「吾行走与世间,以坚冰为笔,以白雪为墨,其型为:枪!」

  跑到汤姆大叔右边的埃斯特没有放过这一瞬的空档,压缩到极致的吟诵换取
了最有效的魔法攻击。

  不论汤姆大叔有没有挡下,只要没有完美避开,冰系魔法带来的一瞬停滞就
足以让诶斯特逃离成功。

  「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我呢!我呢!我也在攻击范围内啊!」

  「抱歉了依丹,我会记住你的牺牲的,你的行为高尚无比,我的钱包感激涕
零。」

  「混蛋啊!」

  「小兔崽子,别猖狂!」

  汤姆右手松开斧柄,血红色的圣光被他盈握住,回归本源的神颂之言被他一
语带过,就那样握住了诶斯特必中的一击。

  「女神在上,破!」

  冰枪被巨掌硬生生捏成碎末。

  汤姆大叔闪过一丝得意,这种高阶的圣光使用方法可不是区区一个小队长可
以学到的,但是,依丹却又微微坏笑了一下。

  「神说,要有光……」

  这是最最基础的神颂之言,作用只是简短的召唤一次微弱的圣光而已,一般
只有在准圣骑士小升初毕业考试才会大面积出现,只是……

  无尽的光芒以依丹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最无害的一次圣光召唤撕裂了一切黑
暗,一切影子,还有……

  老汤姆的一双钛合金狗眼。

  「啊呀我去!」

  老汤姆以斧为剑,使出了一招最基础的剑刃风暴。

  「我草!」

  「我日!」

  击飞了两个正在一击的手暗自发笑的毛头小子。

  光芒散去,老汤姆仅仅一瞬就恢复了视觉,但那两个小兔崽子却已经被逃离
了这里。

  铛的一声,那枚抛起铜币才刚刚落下。

  老汤姆走到那里将那铜币捡了起来,放进口袋里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草他娘的,又被那两个兔崽子得手了。」

  「喂,看见了吗?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在老汤姆手下吃到霸王餐。」

  「是啊是啊,毕竟老汤姆以前可是血色十字军的传奇兵种,领战者啊。」

  「我敢打赌,这个镇子里,能正面单挑老汤姆的不超过两位。」

  「不,是三位……」

  一位老主顾一边掰直了对面的一根手指,一边稍有兴趣的看着厨房。

  「又给他们给逃走了!还打碎了两面墙!把钱赚回来之前没收所有粗烟丝!
所有的!」

  突如其来的吼声竟然在所有酒杯中惊起了一阵涟漪。

  「额,你赢了,那对奶子恐怕才是镇子里最强的存在的。」

  ……

  「痛痛痛,死烟枪,又下手这么重。」

  依丹一边挣扎的抬起身来一边为刚刚击中的地方不断的刷治愈圣光。

  「还有死诶斯特,又想坑老子,明明说好了用电系魔法附加麻痹状态了,偏
要用范围更大的冰系魔法。」

  依丹骂骂咧咧的站起,全然忘记刚刚的圣洁·瞎狗眼之光完全没有避开埃斯
特的意思。

  「咦,那里集中了好多人,发生什么事了吗?」

  依丹心中闪过两个念头。

  A,怕是有麻烦,还是不要接近为好。

  B,我是圣骑士,群众有困难找圣骑士。

  依丹犹豫了一下,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C。

  C,去去去,不到圣殿非好汉,热闹不凑王八蛋。

  穿过层层人群,依丹向事件中心瞥了一眼,顿时,感觉自己的血液像是凝固
了一般。

  一个小女孩蹲坐在地上,或许她本身很可爱,但那破破烂烂的粗布衣和脏污
到全粘在一起的头发,仅仅只有一只脚上穿着裂了口的布鞋,另一只脚上早已被
岩石撕裂了一条又一条血痕,一道血迹从头顶延伸到地上,让她显得可怖又可怜,
而静静躺在附近的石块告诉了依丹刚刚发生的一切。

  「你们!」

  依丹感到一口怒气直接冲过头顶,但作为圣骑士的修心训练让他艰难的找回
了冷静。

  「啊哈哈,打死你这个丑恶魔!」

  「打死她!打死她!」

  恶魔?真的是恶魔吗?

  原本只有典籍上才会出现的名词,虽然之前一直有被当作形容词用过,但是
自从那起事件之后恶魔这种生物才真正意义上被人们所认识。

  发生在无尽之海南海岸的新月事件,恶魔乘着月色从地狱的烈火中爬向了世
间,撒播绝望,俘获光明。

  但是,这个真的是恶魔吗?

  来源为迷,习性为迷,除了知道是清一色的女性外,人类几乎一无所知。

  除非对方刻意的暴露,暂时没有任何有效的方法辨别出潜藏的淫魔,为此还
有少数人类引发过最罪恶的魔女狩猎事件,残害了不少无辜女性。

  在一众女性英杰的拼死努力下好不容易让人类脱离了残酷的内战,同时不断
收缩的防线也警告着人类不能放弃任何一丝可以利用的力量。

  「不痛,不痛哦,寥寥不痛,湛湛也不痛哦。」

  小女孩仿佛梦呓般小声嘟哝着,努力将身体蜷缩的小一点,再小一点。

  这个小女孩是恶魔?这样的小女孩会是恶魔?

  不可能,不会的,不要!

  依丹的脸越来越黑,高密度的圣光从身体渐渐溢出。

  「她自称是从卢卑克村子逃出来的。」

  卢卑克村,那个最早被恶魔占领的村子?

  依丹的眼睛突然变得深邃,他的视线穿越了时空,回到了那天,那个他无法
忘记的一天。

  漆黑的膜翅遮蔽了星光,粘稠的汁液填满了河流,淫乱的笑声回荡在山野,
狂笑的恶魔开展着又一轮捕猎的比赛,无论何时抬头看向天空,那轮紫色的明月
永远蔑视着地上的人类。

  仅仅一个晚上,依丹就成了孤儿,仅仅一个晚上,依丹就失去了一切,恐惧,
伤心,绝望,依丹那天经历了许多,不解,怀疑,敌视,依丹之后经历了更多!

  是的,依丹不应该生气,因为依丹明白!

  恶魔用诡异的技能俘虏着信仰不坚的男性,改造贞操不守的女性,那是人类
最恐惧的事情。

  眼前的利剑永远不如背后的匕首更加危险,不是吗?

  但是看着被人类恶意包围的女孩,依丹想起了那天,那个金发少年替他面对
着比他强大数倍的人群,露出的最无奈最绝望最冰冷的微笑,他说:

  「我啊……其实一直都深爱着人类哦……」

  「去死啊!」

  只有面对弱小者才敢散发出的恶意将依丹拉回了现实,村民高高举起一块巨
石,愤怒的咆哮着。

  这不过只是迁怒而已……

  依丹明白。

  只不过是迁怒就要毁灭一条人命吗?

  依丹不懂。

  那么该怎么做呢?

  依丹想要知道。

  当他回过神来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村民的手腕,狂跳的
心跳和灼烧的脸庞告诉他……

  是吗,我发怒了吗?

  圣光阐述着依丹的愤怒,一句颂言没有念出,一次圣光回转也没有进行,但
仅仅是这一短暂波动就足以击退进犯的人群。

  「够了……真的够了,万能的女神啊,够了……」

  依丹半跪下,将脖子上的项圈取下,套在了少女的脖子上。

  「从今天开始,这个女孩就由我银月分队第四十七小队队长伊丹所接收,一
切的后果,由我承担!」

  说完,依丹抱起小女孩,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营地。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依丹很忙,忙着练习用脑袋代替木工锤。

  「完蛋了啊!我是大胸御姐派的!这下一定会埃斯特被嘲笑为死萝莉控了!」

  「那个大哥哥?」

  「嗯?啥事?」

  「你流血了啊?」

  「没事,大哥哥可厉害了!」

  依丹翘起大拇指,嘴角星光一闪。

  这时的小女孩已经换上了便宜但干净的连衣裙,受伤的地方也被依丹做了处
理,顺便身上的脏污……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对!是那种父亲看着女儿淘气时那种包
容的微笑,而不是某些拥有特殊癖好的人发出的淫笑啊!」

  依丹也将第一次和女性一块洗澡的经历交了出去。

  「谢谢大哥哥,那个……继续留下来会打搅大哥哥的……」

  寥寥低下头,默默的玩弄着衣角。

  「所以寥寥是来辞行的。」

  「哦,这样啊……」

  依丹摇了摇头。

  「不是我不让你走,而是你不能走,知道吗?我们人类已经开始感到种族危
机了,这种危机感会让人类忘记女神的教导,滋生阴暗的想法。」

  依丹看着窗外,在他房间巡逻的士兵明显多了一倍。

  「所以一旦你离开我的保护范围,就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知道了吗?」

  「可是……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

  依丹俯下身子摸了摸寥寥的头。

  「而且大哥哥还要向你道歉呢,对不起了,给你套上了戒。」

  「戒?」

  依丹指了指那个银色的项圈。

  「那个就是戒,很不舒服吧,但是很抱歉啊,大哥哥不能帮你取下来,那是
他们所能做到的最大的让步。」

  「嗯,知道了,寥寥会努力克服的!」

  小女孩举起小拳头,精神满满的说着让人会心一笑的话。

  无知真是一种幸福啊。

  「那么,快点睡觉吧,明天还有老头联盟的事情要去处理。」

  「嗯,晚安,大哥哥!」

  依丹吹灭了蜡烛,躺在了地板上,不到一会儿就听到一阵细微的呼噜声。

  看来她真的是累了啊……

  那么晚安了,还有……

  抱歉了……

  依丹渐渐的沉入了梦乡,小女孩却猛地睁开了眼睛。

  「人类真是造出了个无情的东西啊。」

  寥寥抚摸着项圈,感知着内部流淌着的魔力。

  只需一道特殊频率的圣光就会激发内置的爆炸魔法阵,而且至少也要十三道
不同频率的圣光组合起来作为钥匙才能解开这个项圈。

  「真是名副其实的『戒』呢……」

  但是啊,还不够哦,作为防备寥寥的措施,还远远不够呢!

  月光下,寥寥的瞳孔逐渐开始变色,散发着妖艳的光泽。

  平静如水,湛蓝如湖,宛若最美的极光。

  「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哥哥的味道变得如何了,寥寥好兴奋啊,兴奋到
下面好痒啊!」

  寥寥用手不停的摩擦着下体,房间里逐渐弥漫上一股淫靡的香味,让依丹在
不知不觉中沉睡的更深了。

  一道粉色的项圈印记在依丹的脖子上微微散发着光芒,而依丹更加想不到的
是,这道印记已经陪伴了他很久很久……从那个紫色的夜晚开始。

  「那么,首先是用餐前准备……」

  寥寥从床头柜上取下一个小熊布偶,那个就是她在被村民用石头攻击时一直
抱在怀里保护的东西,现在已经被依丹洗干净了。

  「湛湛,这次又要靠你了。」

  寥寥将手伸进布偶的开线出,从一个隐秘的口袋中取出来一块白色的丝巾。

  「嗯,不错,味道刚刚好。」

  寥寥满意的点了点头,微弱粉色的魔力瞬息而逝,丝巾转眼间变成了一双洁
白的丝袜。

  「那么,开始了哦……」

  寥寥轻轻的跨坐在依丹的身体上面,右手灵巧的解开依丹的裤子,小手轻轻
抚摸着依丹的肉棒。

  「呀,好像很美味的样子啊……」

  寥寥灵巧的逗弄着肉棒,从根部缓缓的向上套弄着,一下,又一下,富有奇
异的节奏感。

  「啊,嗯……呼……」

  依丹发出了一些声音,寥寥看见这一幕笑颜更甚了。

  「大哥哥好像很舒服的样子,那么,寥寥就让大哥哥更舒服。」

  寥寥将穿上丝袜的小脚压在依丹的脸上,小巧玲珑的拇指轻轻挂弄着依丹的
鼻孔。

  「很香吧,很好闻吧……多闻一点大哥哥……很快你就会爱上这个闻到的。」

  睡梦中的依丹好像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呼吸频率明显下降了,寥寥微微皱
了一下眉毛。

  「不好闻吗?奇怪了,不应该啊,那么寥寥只好这样了。」

  寥寥抓住肉棒的手慢慢的施加力量,撸动的速度渐渐加快,渐渐加快,一直
到了寥寥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

  「啊……嗯……」

  依丹仿佛被电击一般开始左右摇晃,被强制给予的快感让依丹感到了明显的
不适。

  「不想要吗?那么……」

  寥寥撸动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小手套成环状,将要碰到却有没有碰到。

  「啊……不要……」

  依丹的肉棒从来也没有被这样玩弄过,此时早就已经膨胀到了最大,先走液
从尖端一滴滴的淌下,滴落在铺好的垫子上弄湿了一大块。

  「现在想要了吗?」

  依丹的肉棒一跳一跳的,想要找回刚刚那种摩擦的快感,但却只能触碰到空
气,幅度越跳越大,越跳越大,最后终于碰到了寥寥的指尖,一种无法形容的快
感冲击着大脑,粉色的项圈发出更加妖艳的光芒。

  「想要了啊……但是呢……寥寥有点生气了,谁叫大哥哥刚才拒绝寥寥啊。」

  肉棒不停跳动着,想要触碰寥寥的手指,寥寥也将手慢慢缩进去了一些,这
样肉棒就能碰到肌肤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寥寥重新握住了肉棒,只是刚刚
握住,无法抑制住的快感让肉棒吐出来了失败者的证明。

  「哈,哈,哈……」

  刚刚射出了精华的依丹大口喘着粗气,寥寥趁机将脚伸了过去,微微带有粉
色碎末的空气被毫不知情的依丹吸入到体内,悄悄改造着依丹。

  「那么喜欢寥寥的脚啊,寥寥也最喜欢大哥哥了……」

  寥寥将脚向左偏了点,依丹就把脸向左移去,寥寥又将脚向右偏了点,依丹
就把脸向右移去,看的寥寥心中暗暗高兴。

  「那么,做寥寥的奴隶可以吗?寥寥会每天每天帮大哥哥挤牛奶的,无论是
用嘴,用手,用脚还是用那里都可以哦……」

  寥寥慢慢拖去了衣服,解开了依丹的上衣,将自己肌肤贴到依丹的胸膛上。

  「好嘛,大哥哥,你就答应嘛……寥寥会每天每天陪伴大哥哥的。」

  寥寥用丝袜包裹的大腿摩擦着依丹的肉棒,刚刚射出来正在敏感期的肉棒吐
出了更多的精液,但寥寥的丝袜就像黄泉的恶鬼一样,总是吃不饱,吃不腻。

  「啊,嗯……」

  「太好了,大哥哥同意了,那么,寥寥就重新激活奴隶项圈了哦……大哥哥
不要抵抗哦。」

  寥寥的指尖微微散发着魔力的光芒,轻轻碰了一下依丹的粉色项圈,一阵幻
觉瞬间包裹住了寥寥。

  扭曲的森林,枯骨的背影,紫色的月光,黑衣的淫魔,还有幼时依丹流下来
的泪水。

  恐惧而非快乐,悲痛而非兴奋,怨恨而非堕落,情感……情感完全不对!

  「啊!」

  寥寥从幻觉中回归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张开又握紧,确定现
实的真实。

  「不可能!不可能!寥寥的项圈被人改写了!美好的梦境被改写的一塌糊涂,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人类,是人类法师做的吗?」

  寥寥重新确定奴隶的项圈,一道故意残留下来的粉色魔力极力彰显着它的存
在。

  「是吗?是这样啊……」

  寥寥抱起依丹的脑袋,湛蓝的眼睛中尽是爱怜。

  「对不起了呢,大哥哥,寥寥让你受苦了,之后,就让寥寥来保护你吧!」

  寥寥轻轻的将丝袜褪下,从袜尖出撕下来一小片,搓成两个小球。

  「但是,大哥哥是寥寥的,一辈子都是!寥寥不会让给任何人的。」

  寥寥将小球塞进依丹的鼻子里,就爬上床睡了过去。

  「啊!」

  清晨,依丹的一声尖叫惊起了小鸟无数。

  「大哥哥怎么了,要去吃早饭了吗?」

  依丹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被子和垫子,上面有一些粘稠的残余。

  啊,昨晚忘记收拾了,糟糕了,大哥哥不会发觉了什么吧。

  寥寥心脏开始疯狂的跳动。

  「遗……遗……」

  「咦?」

  寥寥偏了偏脑袋,一脸不解。

  「老子遗精了啊!啊哈哈哈哈!看这次死埃斯特还敢不敢说老子下半身发育
抱歉,老子一屌抽死他!」

  「大哥哥,一惊是什么啊?」

  依丹看着旁边一只萝莉歪着头萌萌哒的问着不可描述的问题。

  「遗精……遗精就是一种很好吃的东西,刚刚我突然想起来今天猪食食堂供
应这个才情不自禁的大叫了起来……」

  依丹仅仅迟疑了一秒就面不改色的编了个瞎话。

  「很好吃的东西,寥寥可以吃吗?但是寥寥没有钱……」

  「不!不行,寥寥不能吃,寥寥还小,这个东西到长大了才能吃。」

  「哦,寥寥知道了……」

  看着若有所思的萝莉依丹满意的点了点头,什么叫机智,这个就叫机智啊。

  「那么,大哥哥,到什么时候寥寥才能吃遗精啊?」

  「到……到……」

  依丹刚刚想说出到你成家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样说暗示意味太重,不免泄
露什么情报,那么自己在寥寥心中光辉伟岸的形象就轰然倒塌了。

  「依丹队长,议会喊你过去一趟。」

  「哦,知道了!」

  宛如天籁一般的解救声从门外想起,要不是节操原因依丹都想要打开门亲那
个传令兵一口。

  「抱歉了,大哥哥有时要做,要是饿了柜子里有烤饼可以吃,记住了,千万
千万不能出去,知道了吗?」

  「嗯!」

  寥寥重重的点了点头。

  「乖,回来带你吃大餐。」

  依丹爱怜的摸了摸小萝莉的脑袋。

  一米二左右,手感刚刚好。

  「是去吃遗精吗?」

  「喂!布鲁斯见习骑士,你怎么走的那么快,等等我!」

  寥寥一直确定依丹的脚步声离远后,用手粘了一点点还未干透的精液放在嘴
里,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感在味蕾中绽放。

  「太美味了,看来至少奴隶项圈的基础功能还是完整的。」

  淫魔的奴隶项圈,具有俘获人类的各种功能,其中最基础的就是控制无必要
的精液流逝。

  「不过顺便也帮助大哥哥修炼圣光了,看来这么多年来大哥哥提炼的圣光一
点都没外泄,就是阳气太重了,在这样下去会走弯路的。」

  那么,接下来就让寥寥来帮助大哥哥修行吧。

  寥寥在心中微微点了点头。

  若是这时候的依丹知道寥寥就是害他被诶斯特嘲笑这么多年的罪魁祸首的话,
表情一定非常的精彩。

  但是,这个时候依丹却一点点其余的心思都没有了,因为接下来他要战斗的
地方,是决定寥寥去与留的战场。

  来战吧,老头联盟。

  依丹心中微微一笑。

  圣骑士的固执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