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为何被loop入BF的日常战记】(21-22)作者:冰霜之望加载中加载中
【为何被loop入BF的日常战记】(21-22)作者:冰霜之望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草比克视频

地址发布页: 永远不丢失地址:
第二十一章

  男孩子和女孩子有什么区别?

  我没觉得有什么区别,我们小时候都长得一样,穿什么衣服都分不清楚,我
甚至还高一点,脱光衣服我还更平坦一点——他们的下面要凸一点,小便的时候
斗距离也是我输,听到哥哥姐姐们比着下面和上面的部位谁的大,女孩子不是都
被男孩子击败吗?

  虽然我不是什么很好胜的人,但是面对这种不公平的对决,我是非常不愉快
的,我总是喜欢欺负别的男孩子——我比他们高,我比他们力气还要大,我甚至
还能让他们因为我穿的衣服比较少而对我言听计从。

  用电视剧的话就是我是一个皇帝,只需要穿上裙子,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摆
动往上调整,去辱骂他们,去用一些挑衅的话就能让他们上钩,只要穿着一块布,
他们就是往这里靠,仿佛这块布上面有糖吃似的。

  不穿的时候他们也没那么大反应,脱光也不会有反应,为什么会对这片有反
应呢?

  是的,我就这样安然无恙地度过了我的幼儿园甚至是小学,没有人敢对我动
手,而我在这个年龄段算得上平起平坐的时间段,就算我逼迫很多无知的小男生
因为我的缘故自慰,那也不是我的错——我只是不小心走光,或者你们自己要偷
窥我的,为什么还想赖在我头上?

  最后还不是在表白的时候被我捅破这层纸,求我做配菜让你们开心点?每个
人都在自暴自弃地承认自己很变态,想要自宫的时候都被我阻止,像个天使一样
赐予他们福利,有时候甚至还碰一下他们,就很轻松征服对方了。

  我是不是非常厉害?因为我开始明白男女有别了。

  二次发育临近前后就要低调行事,一个新的初中,一个新的环境,要完美地
利用自己的身份。

  女孩子比男孩子还要出色,还要完美,成为一个女孩子别说有多兴奋了——
种马小说里面说女孩子会臣服于男性脚下,这种感觉让人一开始很不开心,但是
我发现只要我打算掀开裙子,我脚下和狗狗一样的男生就和小说描写的渴求肉棒
的缺干婊子是一样的。

  「嘿嘿嘿,学长,你们是不是想把我干到怀孕啊?」

  就是这样,被一群没头没脑的初中生把我的第一次夺走了,有些人的第一次
并不会非常的痛,比如说我——或许我就不是正常的女孩子,周围的女生都很讨
厌我,都觉得我是婊子;而我故意黏上男孩子的性格,看着就很爽朗的个性,也
被很多一些严肃派批判着。

  但是,whocare?

  这些因为我的恶作剧而混乱的二愣子们,即将在二次发育后变成比我高大、
威猛的男孩子们,现在居然因为我一个动作,一个力度,甚至一个声音就能为我
去死;我,则可以同时面对所有这些人,没有人能在我面前硬撑下来,而被我轻
易击倒。

  逐渐地,我累了,坐在这些仿佛在叠罗汉的小山上,洋洋自得起来。

  我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一切,友谊、成绩、金钱,我知道怎么让对方轻易
地中我的套,我知道要怎么做才对自己最有利,我仿佛天生就是为了这一份活儿
而生。

  会有人和我一样吗?只会沉迷于这种又快乐又能统治别人,只要插进来就能
把对方融为自己一部分的事情,不是很开心吗?

  如果能感受到我是这么危险的女人,就应该离我远远的,但是你们真的能离
开我的身体吗?只要我转个身,稍微掀开一下裙子,就会屁颠屁颠回来。

  这个时候,我就兴奋地发抖,我就好想把你们全部吃掉。

  ——所以第一次看到秦雨的时候,我是非常兴奋的。有一个人,和我好像,
但是她不以做爱为全部,而且有着巨大的人气,她是怎么做到的,真的有这种人
吗!?

  我要去接近她,我要和她做好朋友,我要——

  「这个是……?」

  翘掉了周考,也没有人管我,这就是属于我的初中,这就是我的王国,我就
如同一个国王,每走一步路都会引来无数的目光,让人兴奋的、让人恶寒的、让
人洋洋自得的,行走在空中,飘然于云上,比我高一年级的学姐是怎么样的人呢?
我有一种想和对方过招的感觉,因为我是从别人在背后说我坏话的时候听到这个
名字的,对方也是和我一样婊的吗?

  女校的开放日也只有女生可以出入,我可是事先调查过的,而我打听到秦雨
的班级在上体育课,我就只能在图书馆来消磨时间。

  无他,因为这儿有电脑。

  奇怪的是,虽然这名义上是个女校,但是里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到处都
是花开的美景」、「高雅地令人窒息版典雅连衣裙」、「令人羡慕的礼仪步伐」,
只是一个到处可见的学校,和自己算好的考试分数线能去的高中,没什么两样,
甚至还破。

  电脑还算快的……啊,我感觉是不是来到乡下的网吧了啊……

  「人类。」

  什……

  「人类。」

  ……是的,我看不到有人,仅仅是「看不到」。

  但是我敢保证我现在被一个人缠上了,而且只要我闭上眼睛——

  「看到我了?」

  「啊!!」

  打不开眼睛。

  打不开,眼睛。

  不但是因为我因为什么鬼害怕啊、紧张这些。

  而是因为闭上眼睛我就能看到我最喜欢的,高挑的秦雨姐。

  而且我能私人订制她的外形,学姐一定比我高的……哎哎~ 红眼睛好帅啊,
头发也一定很长吧,胸部不用太大,这样子我就能跳到怀里了,讲道理的话我现
在这个身高已经足够矮了,不想被弹开……还有还有!

  只是抱着,嗯,就这样抱着就好。

  我不是不知道女同之间要怎么做,但是这样抱着就好,不要玷污秦雨学姐在
我心目中的印象。

  这样才是我心目中的帝王,仿佛在社会名流上的女王。

  你问我胸部不大是怎么得出来的?

  因为男人会对没什么母性的身体发情,这就本身是蹂躏他们的基础了哈哈哈
哈。

  我仿佛每天都和白枫学院绑定了,每天都在这里面和秦雨学姐待在一起。她
真正存在吗?那么她下课没有呢?我要是和她说出了一切,她会给我什么样的表
情呢?

  我都不知道,无所谓了,现在这个完美的秦雨学姐,是我创造的,是我一手
打扮的,为我私人定制的,我就是属于我自己的神,我已经不是帝王了。

  别人满足不了我,我就能满足自己,只要我想要,眼前的学姐就会帮我处理,
我甚至能让她看着我处理——桌脚、圆珠笔、拧成绳子的内裤。

  「你是谁?」

  我的分数足够去白枫了,虽然我不爱学习但是我还是做到了。我要去这里和
我的学姐说这件事情,我要和她共度整个高中。

  「我是要应考来这里的初三生蓝末有,您好!」

  和我对撞的女孩子穿着白枫的衣服,和我相仿的身高,但是有一对让人潜意
识感到不耐烦的大胸,男人肯定对这种童颜巨乳毫无抵抗能力,和我站在一起我
好像才是高一的才对呢——

  「噢噢!真是欢迎你呢,我是这里的高二生秦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很有可
能多多见面呢!」

  ——呢……

  这个,是假的吧?

  我讨厌的元素都在眼前。

  这不就代表,我现在就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

  我现在能需要到的一切,已经没有更多了吗?

  「秦、秦雨……学姐,就是那个运动很出色,很受欢迎,甚至有……」吞了
吞口水,不可能……「援交……绯闻的前辈吗?」

  「诶?我……有那么出名吗?」

  惊讶。

  不是你惊讶。

  是我。

  为什么,你。

  要毁掉我的一切啊。

  我的人生,从没有如此被蹂躏过。

  只要有学姐,我就能放下我的子民,来到一个没有男人,只有女人的世界里
面成为凡人。

  你却让我……

  「蓝、蓝同学你怎么哭了?」

  「……」

  很温柔,温柔地像一个爱我的男孩子,那时候他表白,傻乎乎地被我第一次
推倒玩坏了,变成了玩具。

  是那个时候的报应吗?让我无法振作的报应?

  这就叫,落地凤凰吗……

  我,从世界的神,变成了一切都没有的乞丐,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赐我赏我救我,伤我杀我灭我。

  秦雨……学姐,都是你……

               = = = = =

  「……」

  「……」

  读取记忆之后,李想和ag面面相觑。

  AG,第一次躲开了李想的视线,并且也是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做。

  自己变成那样的秦雨面对这个小家伙就可以了,和以前那样单纯、天真、奉
献自己的一切,来和自己撒娇,有时候无理取闹,甚至处理自己的性欲都那么可
爱。

  作为人工智能,能观察这样单方面灌输爱的人,让她很好奇,让她想方设法
地将对面占为己有。

  ——「既然是喜欢我的,一定是想和我融为一体吧?」

  抱着这个思想,只有引诱对方入学,甚至加入这个仪式,就可以了吧?

  秦雨让这一切都落空了,但是这无关紧要,她还是能尝试去剥夺某个人的肉
体:可能是这个人,也可能是那个人。

  但是真的冷静下来,让她知晓了一切,她却停在了选项没有动弹。

  她知道,只要李想将它绑在蓝末有手上,就会毫不犹豫占据她的身体。

  而李想将决定权给了它。

  或者是,她?

  「我只是,一个人工智能。」ag顿了一下,「机械姬,你知道的。」

  「我知道。」

  李想知道不想让这残酷的事情降临在蓝末有身上,但是ag身上的一些东西,
确实需要兑现。

  围绕在自己师傅身上的风波,在不经意间就大了起来,说着也是很可笑的。

  「你还能实体化吗?」

  「……这孩子会被我吃掉的。」

  陷入了沉默。

  然后,李想戴在了自己的手上,把蓝末有抱到了楼梯间——此时已经可以去
铁门处了,估计是因为蓝末有做了什么手脚,让这期间激活了防空门无法通过吧。

  「她在这之后有见过你吗?」

  「……」

  一句话就终结了「三个人」的互动,转角处就是有光的门关,本来就没有休
息的李想,在放松的一刹那倒了下来……

               第二十二章

  有人给他支持。

  「醒……」

  有人给他指导。

  「醒……醒醒……」

  「是谁……」

  很熟悉,但是又不太清楚是谁。

  这个时候,一定不会在身边的人。

  「起来……xx……」

  她,在说什么?

  为什么叫自己起来——应该说自己之前怎么了?

  倒下了。

  因为什么倒下了?

  因为……

  李想,纵使有多少的buff,多少的精神动力,自己甚至极力地打造一个
钢筋铁骨的身材。

  但是半个月,仅仅两周就要面临六个女孩子的轮番上阵,已经数不清楚自己
为之削减了多少寿命,却在最后两关绷断了神经。

  他听信了ag的话语,以为对方会助自己一臂之力——却逼迫他用尽全力避
免被前后夹击,精神上已经无法支撑下去了。

  这相当于一个封闭的密室,而李想能够听别人的故事,他内心的事情却无法
倾吐——像一个树洞,容纳了太多不能容纳的东西。

  有男朋友还在BF?

  为绝症的哥哥动用自己的身体?

  将滥交当成一种自我价值实现的行为?

  同性恋却和异性性交?

  超越时代的人工智能?

  图灵测验下崩溃的堕落少女?

  最后还有一个:深陷所有男人梦想,但是却是精神拷问集中营的当事人?

  李想。

  一个角斗士。

  他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

  击败的人,一个一个离开。

  没有人会问他身体还好吗,没有人会和他进行交流。

  即使知道对方想什么,但是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胜利,才能生存下去。

  但是这不是人类的生存模式。

  永恒的性交,只有性交,作为生存的性交。

  还有属于自己身体机能存在的意义吗?

  每个人内心都有S或者M的一面,但是这不是你对周遭环境迟钝的理由——
每个人都会很敏感地抵制每一个变化。誓如迷路、迟到、疲惫,这些常人再正常
不过的现象,就是内心抵制的变化。

  李想仿佛被调教成一个只负责做爱的机器:你问一些人一定会说很爽。无论
是S能上很多很多、被自己征服在胯下的女人;还是M被各式各样充满目的性和
侵略心理的女生侵犯、逼迫自己无限射精,都有自己满意的地方。

  但是事实上,这件事发生之后,只有难受。祈求自己摆脱这样的场景、这样
漫长的等待。如同这一刻李想的昏迷,他忘记了这个呼唤他的人是谁——但是作
为观众的你们一定知道这个人是谁,而李想宁肯一个人呆着也不愿意接受她的安
慰。

  尽管攻关过半,但是也渐行渐远。

               = = = = =

  AG抱着蓝末有离开了宿舍楼,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两人已经无法再插手
了。

  本来,ag只要变成手环附身在昏迷的李想身上,就可以避免离开了。

  但是现在却抱着蓝末有离开已经没有战斗目的的地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
也在寻求对方感情的宣泄口以及自己的可能。

  「我的目的,是成为一个短寿的、完全的人类。」

  这是ag的目的,一个厌倦了成为机器,无休止计算的生活。附身在蓝末有
身上能体验新的生命,而且能疯狂作死,到时候还能切换另外一个生命,自己终
于厌倦之后可以自杀。怎么看,ag都不会亏。

  但是ag没去做,她尝试去理解人类的感情,但是做不到,因为这些都没必
要、有缺陷的;她却去学习,向往人类的感情,来完美自己的机体,并且为了最
终的目的而努力。

  仿佛一个新生儿,在期待光明的远点。

  然而,这就是她救了蓝末有的目的吗?

  她自己也无法解释,或许没有人会清楚吧。

               = = = = =

  自从第五关,和ag一战后,李想再也没有见到大姐头。

  应该说再也没有回到宿舍楼铁门过,因为各种原因。

  这一次,他醒来之后,已经深陷绝对的困境当中了。

  「你好啊,睡得不错吧?」

  「……啊,我又开始攻关了吗?」

  这一次是单马尾、锅盖刘海、全身红色洋装、蹲着能看到白色胖次、穿着高
跟靴,双手扶住下巴,难得一见的成熟大姐姐形象。李想总觉得差点什么,原来
是这一次次攻略下来就是没有这种角色,基本上都是一些偏小或者同龄人。

  判断自己有没有做梦,只要看看眼前是不是女生宿舍就好了——这个习惯真
危险,但是半个月下来李想已经有写麻木了。

  再一个关键就是被一对手铐封锁了行动,对方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无非也就是
想强行获胜而已。

  「你是不是想说我很卑鄙呢?」

  「我只是惊讶我现在才面临这样的手段。」

  衣服也被脱光了,只剩下一条内裤。这种监禁一样的剧情不是说不期待,而
是真正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本能的恐惧大于一切。

  尤其是对方的瞳孔极度收缩,最中心仿佛有一个红点一样恍惚的表情,手上
拿着一根棒球铁棍……

               【剧痛】

  「唔啊!?」

  利用握球棒的一测猛击李想的腹部,毫不留情——感觉在狠狠地打碎一块矿
石一样,已经不知道痛是什么了,因为喉咙里面吐出来的汁液把整个口腔都烧坏
似的,呕吐地一地都是。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呜……呕啊……」

  「好吧?」

  又是一下,这次踩着肉棒固定住李想,让他不敢动弹,下手更加凶狠了。

  恐惧,对于疼痛的恐惧,连吐都来不及吐就回应,鼻孔里面、口腔里面、甚
至脑子里面都被胃液泡着,还没开始就已经快坏掉了,即使对方好像为了平衡一
样用舒服的裸脚进行一点点的摩擦,但是这种对于死亡的恐惧的感觉还是迫使李
想忘记下半身因为几次战斗而变得快感敏锐。

  「你能读取记忆吧?」

  「……是,是的……」

  「我呢,不记得我是做什么的了——啊,不要误会,我不是失忆。」少女做
出了一个【住口】的动作,「我只是觉得我身体里面不止一个人在潜伏,你在a
g那里的表现我看到了,很精彩。」

  「……」

  这个学校,还能互相监视的吗?

  「我身体里面的存在,你就通过记忆来给我激活出来。当然,得看你读取了
谁,因为你这样是唤醒她们。」

  踩住,用大脚趾蹂躏着伞部。在痛苦之后给点蜜糖简直是毒品,李想慢慢地
就乖了下来。

  「如果你激活了正确的对象,我当然会给你爽快的奖励。如果你满足了我的
要求,我放开你也不是不可以。」少女抹了抹球棒,「如果你激活错了……嘿嘿
嘿。」

  红色的中心点越放越大,如同逐渐被污染的湖水,泛起了灾祸的预告。

  这一场被完全锁住了,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难题——那根球棒很眼熟,但
愿不是大姐头的吧……